1. 周边新闻网 > 军事 >

兰晓龙新作《冬与狮》出版,讲述“钢七连”的长津湖战役

对长津湖战役的“明白”与“证明”

《冬与狮》故事的主要背景是朝鲜战争第二次战役东线战场的长津湖一战。1950年秋冬之交,第七穿插连所在的第九兵团原本驻扎在华东地区,被紧急征召开赴朝鲜长津湖战场。因为白天有美军不间断的空军侦查,为避免暴露,第九兵团战士在将近零下40摄氏度的极寒中,昼伏夜行三周,隐蔽接敌,完成对美军的分割包围。十万志愿军战士发起总攻之前,美军毫无觉察……最终,我志愿军靠着伟大的牺牲精神、战争智慧战胜了美军王牌部队陆战一师。

《冬与狮》就通过对第七穿插连的描写,带着我们感受这场战争中志愿军战士的伟大与不屈。小说中七连连长伍千里、七连指导员梅生,他们本来可以不属于这场战争的,但既然战争来了,中国人民刚刚赢得的和平安定迎来了考验,他们便义无反顾参加战斗,赶赴他们从未经历过的严寒之地,去和远超出想象的飞机、坦克较量。

七连长伍千里是民族脊梁式的人物,既有英雄的胆识、指挥若定的智慧,也有动人的担当。他和大哥去打仗,是为了弟弟一辈可以不用打仗,自己和梅生“尽力而为,尽命而为”,是为了战争“离她们远远的”。梅生对妻子、女儿有着深深的眷恋,他可能是七连里最渴望“回家”的人,所以在七连打到五分之一都不剩的时候,指导员也会怒吼“我们只想带着打烂了的船回家!每一个!每一条!”然而,在最危难的时候,他也会用自己心爱的脚踏车拖着炸药冲进硝烟中。

炮排长雷公是七连第17个兵,也是全连公认的父亲一般的“雷爹”。长津湖的严寒,让七连仅有的重型武器迫击炮冻得缩膛,炮弹装不进去,而战况又极为吃紧,雷公怒吼着“打不出去炮弹,老子们自己就是炮弹啊”,抄起军铲就去给战友挡子弹,喊着七连的战斗口号“从我开死”,用肉身推进到零距离……

“狮子是不属于冬天的,但冬天的狮子依然是狮子。” 七连的这群战士,就是以肉身守护国门的狮子。在长津湖战场,他们靠着三八大盖抗击着美军的飞机坦克,以薄薄的棉服对抗着零下四十度的严寒,“快冻死了,可还在追击”……这样的战争需要明白,这样的牺牲需要证明,而《冬与狮》就是这样的“明白”与“证明”。

“他真年轻。他们真年轻”

在《冬与狮》序言中,兰晓龙透露,自己的父亲曾作为军医参加了朝鲜战争,但自己一直以来对于朝鲜战争的真正意味却始终缺乏深入的了解。一次偶然的机会,兰晓龙看到一位十八岁战士的照片,“他托着个橘子(也许是糕点),憋着乐,有点懵懂,生机盎然,有点跳脱”,而后被戳中,产生强烈的创作欲。兰晓龙感叹,“他真年轻。他们真年轻”。《冬与狮》就塑造了一个这样的十八九岁的少年——伍万里。

伍万里本是顽劣少年,有点顽皮,有点懵懂,为“长些出息”随二哥伍千里参了军。在奔赴朝鲜的军列上,千里向万里讲连队的过往,览祖国的山河,万里对家国的责任感被一点点唤醒。长津湖战场上,中美双方火力差异悬殊,有打水漂绝技的万里,意外地化身人肉版的迫击炮,屡屡出奇制胜。只是,每一次他的跃起投掷,都要有战友用肉身为他掩护、牺牲……在一次次的互助与牺牲中,在二哥千里“我掩护你,我的命在你手上,你的命在我手上”的托付声中,万里越发领悟了,流淌在二哥与战友们身上的激情到底从何而来……

一个个像伍万里这样的年轻生命,为了家国,守护着他们身后的那一片世界。

讲述“钢七连”的入朝作战故事,《士兵突击》前传

十五年前,兰晓龙编剧作品《士兵突击》开播,剧中塑造的“钢七连”许三多、史今、高城、伍六一等军人形象,以及“钢七连”的战歌“一声霹雳一把剑,一群猛虎钢七连;钢铁的意志钢铁汉,铁血卫国保家园……”,曾打动了无数观众,感人至深。

在许三多的入连仪式上,伍六一曾介绍过“钢七连”的历史:

“抗美援朝时钢七连几乎全连阵亡被取消番号,被全连人掩护的三名列兵却九死一生地归来。他们带回一百零七名烈士的遗愿在这三个平均年龄十七岁的年轻人身上重建钢七连!从此后钢七连就永远和他们的烈士活在一起了!”

《冬与狮》书写的,正是“钢七连”在朝鲜战场的血战史!

在《冬与狮》中,七连第162名战士伍千里、第677名战士伍万里、第135名战士梅生、第17名战士雷公、第305名战士余从戎、第623名战士平河,以及七连在战斗中遇到的亲密战友谈子为,将一一登场,“钢七连”的战歌将在朝鲜长津湖战场上响起!“我带你们回家”的主题也将再一次延续。

《冬与狮》还随书附赠兰晓龙即将出版的新作《战与祀》节选。《冬与狮》描写了长津湖战役,《战与祀》则全景式地描写了朝鲜战争时中国人民在从军事到外交等多条战线上的顽强与隐忍、不屈与抗争,再现了上世纪五十年代国际政治的波诡云谲。

来源:封面新闻